《imToken下载安装》虚拟主播患上流量焦虑症:头部号两小时吸金100万,小主播贴钱运营

摘要:

虚拟主播患上流量焦虑症:头部号两小时吸金100万,小主播贴钱运营

【imtoken客服诈骗】

从去年年底开始,虚拟主播赛道持续升温,一时间,虚拟主播成为人们眼中的吸金职业,然而现实果真如此吗?

近日,B站虚拟主播Ali-艾米(imToken钱包app)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自己做这行约一年,眼下仍未实现盈利,每月自己还要贴钱为粉丝买礼物。

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,像Ali-艾米这样收入微薄甚至不挣钱的虚拟主播,在B站并不少。而资本与平台加码虚拟主播赛道热情却持续高涨。

近期,快手推出V-star虚拟人计划,助推虚拟人业务发展。

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21年中国虚拟人带动产业市场规模为1074.9亿元,核心市场规模62.2亿元,预计2025年市场规模分别达到6402.7亿元和480.6亿元。

一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B站会为有意为从事虚拟主播内容开发的IP方提供策划、技术、接入流程等顾问支持,对已经上线的虚拟主播,会根据主播的特色和数据情况,提供定向分发、流量扶持、站内资源曝光等支持。

对此,中娱智库创始人兼首席分析师高东旭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虚拟主播的核心是内容,单纯依靠虚拟形象难以长久维持,要实现长远发展仍需回归内容本身。随着行业发展,未来虚拟主播的应用会更广泛,所涉及内容也会更丰富,如内容安全等问题,需要有关部门加强监管。

收入不稳定甚至要倒贴

做虚拟主播很赚钱?中小主播或许并不这样认为。

从去年8月开始,Ali-艾米从事虚拟主播一年,目前在B站的粉丝数只有几百人。显然,这样的粉丝数量不能为她带来丰厚的收入。

“做虚拟主播的唯一收入来源就是粉丝。”Ali-艾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自己的收入主要靠粉丝打赏礼物与大航海充值。

大航海又称直播舰队,是B站的一种充值机制,分为舰长、提督、总督3个等级,价格分别为单月开通198元/月,连续包月138元/月;1998元/月;19998元/月。但这并非主播的直接收入,主播需要和平台、公会分成。

“别看一个舰长包月是138元,B站会抽你一半的分成,我的公会还会再抽我一半。所以有人给我上舰,事实上我只能得到30多元,好一点就是得到一半。”Ali-艾米说道。

收入不乐观,但为回馈粉丝支持,Ali-艾米不得不自掏腰包赠送礼物。

“做大之前,像我这种底层的小V只能自己贴钱做舰长礼物。”Ali-艾米说道。

与Ali-艾米相比,同在B站做虚拟主播的羽咲梦蝶(imToken钱包app)情况略好,但依然难言乐观。

从今年2月进入虚拟主播行业到现在,羽咲梦蝶收获4000多名粉丝。她表示自己的收入并不稳定,除去各项开销,月收入在2000~8000元。

由于入行时间稍早,张晓涵(imToken钱包app)的收入要相对再好一些,但并不稳定。

为获得更高且更稳定的收入,今年张晓涵更换了直播平台来到B站,还签约了公会。

她在B站的收入由底薪和粉丝打赏两部分构成,底薪部分按照流水计算;粉丝打赏和B站五五分,超过800元的部分交税需个人承担。自己签约的公会和平台分成,不会抽取主播个人收入。公会每月会按流水的5%给自己报销约图、修音等花销。

目前,张晓涵在B站粉丝已经过万。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如果办活动,月收入能达到1万元以上,不办活动则在5000~6000元,综合来看,平均月入在7000~8000元。

行业两极分化明显

如Ali-艾米这样的从业状态,或许超出不少人的意料,在网络上,不少信息都在讲述虚拟主播如何轻松赚钱。

5月6日晚,虚拟主播Vox在B站开启中国直播首秀。据报道,其直播1小时25分斩获约111万元,付费人数近4万人次,互动人数超5万人次。

6月19日,虚拟主播shoto在B站直播首秀,仅两小时就营斩获100万元。目前,B站shoto_official账号粉丝数已超百万。

然而,像VOX、shoto这样吸金的头部主播仍是少数。Ali-艾米表示,有不少中小虚拟主播都和自己一样在贴钱。羽咲梦蝶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自己认识几名在贴钱运营的虚拟主播。

据媒体报道,截至2021年8月,B站有3.6万多名虚拟主播,一半以上未盈利,前120名虚拟主播拿走了九成以上相关收入。

Ali-艾米表示,目前虚拟主播只是自己副业,亏损金额在承受范围内,但她也坦言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,如果后续无法承担亏损,可能会选择和粉丝说明暂停礼物发放。

B站虚拟主播收入差距为何如此之大?

Ali-艾米认为,相比头部主播,自己目前还没找到适合的运营模式,签约的公会也没有提供足够支持。

张晓涵则认为重要的是入行时机,早入场更容易分到蛋糕。

“好好做一个视频没有热度,有的视频随便做一做结果百万播放,这是最难受的。”张晓涵坦言“流量密码”很难把握,自己也时常为此焦虑。

虚拟主播是门好生意吗?

虚拟主播收入分化明显,资本与平台却十分看好这一赛道,不断加大投入。

今年2月,B站推出“虚拟主播”直播分区,并在直播娱乐分区增加“虚拟主播”子标签。为降低门槛,此前B站还上线了全新开播工具“一键创建虚拟形象”。

近期,B站申请的“虚拟形象开播方法及装置”专利公布。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,该专利主要用于提升用户在利用虚拟形象直播时的体验,帮助用户更简单方便地利用虚拟形象开播。

除B站外,阿里、腾讯、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大厂与乐华娱乐、遥望网络等娱乐公司、MCN机构也纷纷在该领域布局。

在高东旭看来,资本看中虚拟主播人设稳定不易“塌房”的特性,作为IP形象,虚拟主播拥有巨大衍生商业价值和多种变现方式,但当下还处在炒作期或IP孵化期。

“现在做虚拟直播的技术已经不存在很大问题,核心是虚拟主播本身能产生多大价值?”高东旭表示,目前虚拟主播在才艺、直播带货等方向的真正价值还未得以发挥,需要时间沉积。

谈及未来,Ali-艾米表示虽然目前仍在亏损,但她喜欢这份职业,看好虚拟主播行业发展,目前已有成为全职虚拟主播的打算,正在筹办自己的工作室。

在高东旭看来,未来虚拟主播的应用会更广泛,其商业价值会随着内容不断完善以及IP形象的饱满而拥有更多变现方式。

他指出,随着虚拟形象增加,虚拟主播的监管及内容维护还需要有关部门、行业机构制定相关管理办法加以规范。


新浪财经公众号

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,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imToken钱包app)

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
表情 图片 链接 代码

分享